<progress id="w8jbl"></progress>

<dd id="w8jbl"></dd>
<tbody id="w8jbl"></tbody>
<strong id="w8jbl"></strong>
    <th id="w8jbl"><pre id="w8jbl"><sup id="w8jbl"></sup></pre></th>

      專家觀點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專家觀點

      倪光南:網信安全自主可控迫在眉睫

      發布時間:2018-03-14 13:59:16

       

       13.png

      一、芯片差距不可一概而論

      芯片分超級計算機應用、桌面應用、移動應用、工業應用及消費應用等不同場合。在高性能計算機領域,安裝了中國自主研發的“申威26010”眾核處理器的“神威太湖之光”在全球超級計算機500強中排名第一。在移動領域,華為的“麒麟”也與高通基本旗鼓相當。但在臺式機、筆記本領域,中國與國外有3-5年的差距。國產CPU很多用28納米,國外可能是7個納米或者10個納米,工藝也更先進。

      但一些比較特殊的芯片領域過去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與國外有差距,并不是因為我們真的做不出來。以往有種流傳很廣的說法:造船不如買船,買船不如租船。在不考慮安全的情況下,一項技術如果自主研發可能需要比較長的周期,最快最便宜的辦法是買現成的。然而我們過去在研制大型計算機時感受最深的是,真正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我們因地震勘探、天氣預報等應用需要從國外購買大型計算機,國外公司要派人來看著,不允許用在別的地方。我們自主研發做到哪個水平,人家才會開放到哪個水平。較早地形成這種認識,是我國高性能計算機發展較好的原因之一。

      從芯片產業來說,可以分為設計與制造兩大部分。中國的設計水平還可以,最大的短板在制造。芯片制造接近于傳統工業,涉及設備、材料、工藝、封裝測試等一系列問題,需要長時間的投入和大量資金,沒有幾百億人民幣可能都形成不了一條生產線。過去我們在芯片制造領域投入不夠,要趕上發達國家可能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以及至少幾千億人民幣的連續投入。

      二、中國網信技術整體處于可用階段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有個過程。具體到網絡信息技術領域,從用戶體驗來說,有個比較站得住腳的共同規律:從不可用到可用,從可用到好用。我國在網信領域整體處于可用階段。所謂可用,就是可以用,但性價比不夠好,有些應用不能適應。并不是差到不可用,也沒有好到好用。因此,頂層設計應該加大力度突破一些根本不可用的領域,進一步支持目前已經可用的領域,向好用方向發展,直至實現所有部分百分之百好用。

      這個過程是比較難的,因而更需要堅守國產替代。比如某大型國有集團有大約40000臺計算機,其中28000臺已經實現從硬件、軟件到后臺全部國產化。在這個過程中,甚至曾有過這樣的情況:平時準備兩臺計算機,領導來了用國產的,領導走了還用回進口的。進口的是會好用一些,但即便如此也要堅持以國內產品替代國外品牌。不替代就沒有推廣應用的機會,只有越用才能越好用。

      從體系建設的角度看,芯片和操作系統構成基礎,在它上面有大量軟硬件構成一個體系,再發展大量應用形成對體系的支持,這就是一個生態。生態的發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積累,特別是我們處于后來者的位置,而先到者已經實現壟斷。微軟在臺式機領域的生態系統從1993年windows3.1應用推廣開始算起,已經經歷了25年時間。但在移動方面卻沒有成功形成自己的生態,被蘋果和安卓擠掉。過去我們很多體系的生態支持不夠,應該認識到,沒有替代就建立不了自己的體系,把生態建設好需要加速替代過程。在這方面,政府的主導非常重要,一方面原因是用戶已經非常熟悉現有產品,不愿承擔替代成本,不愿意學習新東西;另一方面原因是壟斷巨頭的打壓,比如早年在中國市場泛濫的盜版windows操作系統,微軟可能不清楚嗎?實際上這是它們為打擊國產操作系統起步采取的一個免費推銷策略。

      政府主導作用還應該體現在整合資源、避免內耗方面。目前我國以Liunx為基礎研發操作系統的公司大概有七八家,每家不過幾百名員工,都沒有跟微軟這樣的巨頭單挑的實力。2006年,原信產部、國家版權局、商務部、財政部曾下發通知要求計算機預裝正版操作系統軟件,希望給國產操作系統廠商一個機會。但由于缺乏協調統一,幾家國產廠商打起價格戰,最后竟出現零價格銷售的亂象。

      由此可見,在國產自主品牌的替代過程中,應發揮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由國家主導,社會跟上。涉及重大投資、大批科研人員參與、整個產業鏈配套的項目,不要形成好幾個單位互不合作的局面。國家有責任出面把分散的力量整合起來,形成統一標準,在同一體系下與發達國家跨國公司競爭。北斗導航系統的成功證明了我們的制度優勢,坦率地說,這種跨產業項目的自主研發難度高于芯片這類本產業內部的自主研發項目。中國趕超世界先進水平的條件已大大好于過去。如果芯片無法實現自主,可能是執行方面出了問題。2006年國務院公布的《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中,將“核高基”(核心電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礎軟件產品)作為與載人航天、探月工程并列的16個重大科技專項之一,目的就是要在信息領域替代國外體系。如今12年過去了,有些“核高基”項目要自問是否不忘初心。就比如有些項目拿著國家撥款去做英特爾架構的推廣。中央就推進國產自主有很好的頂層設計。執行部門和項目要按照線路圖去做,不要走著走著就忘了,對走偏了的項目,有關部門要及時予以糾正。

      三、網信安全更不能被卡脖子

      中外芯片的差距,暴露出我們在網信領域自主可控的觀念不夠強,供應鏈存在風險,容易被人卡脖子,卻未充分暴露出我們在網信安全方面的風險。在傳統產業領域,一件產品的安全體現在使用壽命內不出現質量問題,本身產品的安全性是可預期的。而網信安全是不可預期的,黑客攻擊、后門、密碼這些風險在傳統產品中不存在。“棱鏡門”事件說明,核心技術受制于人,信息就可能被別人監控;烏克蘭電網被黑、伊朗核電站受攻擊事件說明,不掌握核心技術,國家安全就會被人卡脖子。網絡信息產品必須實現自主可控、安全可靠或安全可信,這包含兩個層面:一是網絡信息產品和傳統產品一樣必須保證質量過關,二是產品要能防御網絡攻擊,保障信息安全,不至于泄露信息。

      習近平主席在講話中一再強調,核心技術靠化緣是要不來的。我們必須認識到,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安全是發展的前提,發展是安全的保障,安全發展要同時推進。及早投入力量堅決突破,一勞永逸地掌握網絡信息核心技術,決不能有僥幸心理

       

      千龙国际_千龙国际娱乐网页版